独家专访丨33年后重拍《倩女幽魂》,原版编剧如何带队改编?
头条

2020-05-08 00:00:00

如何将香港经典电影“内地化”


《倩女幽魂》是8000万观众的记忆。

87年版的《倩女幽魂》早已成为一代人的经典,其卓越之处不仅有张国荣和王祖贤两人风华绝代的演绎,还有编剧阮继志创作的妙趣横生的剧本。也正因为这部影片,当时刚出道不久的阮继志一举拿下了金马最佳改编剧本奖,成为最年轻的金马奖编剧


时隔33年后,吾道南来创始人刘朝晖与内地导演林珍钊拿到87版的翻拍权,并邀请编剧阮继志亲自带队改编剧本,将这部香港经典电影正式内地化。新版《倩女幽魂》(《倩女幽魂:人间情》)自上线以来,播放量已经超过6000万,显然成为了网络电影的新标杆。


改编经典其实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即使是对于原版编剧阮继志来说也会面临压力和挑战,他给自己提出了要求:我过往虽创作了超过50多出卖座作品,但87版《倩女幽魂》始终是我夺得金马奖的作品,故此绝不能自毁招牌,定要将这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网络电影作品在不会逊于大多数院线电影的情况下,做到最好。

阮继志(中)

和阮继志一起创作新版剧本的还有刘烨坤和张圣帆两位年轻编剧,前者主要和阮老师沟通,负责前期写作,后者除了参与前期,还负责在片场与导演林珍钊沟通,进行现场编剧。阮继志自称普通话太烂,写比说好,所以在电话采访之前,他贴心地发了一份已回答好的文字稿给我们参考。那么两位年轻编剧在创作阶段是如何与阮继志沟通的呢?刘烨坤告诉笔者,他其实是内蒙人,写剧本期间和阮博士(阮继志是南澳大利亚大学博士)朝夕相处,为了顺畅沟通,还下载了粤语翻译APP

具体的剧本创作工作是如何展开的?就此我们整理了以下问答。

Q=编剧圈

阮=阮继志

刘=刘烨坤

张=张圣帆




87版编剧阮继志:

沿用“笑中有情”的方程式创作新版


Q:相比2011年叶伟信导演的版本(刘亦菲主演),最新这版本(《倩女幽魂:人间情》)可以说在剧情上比较忠实于87年的版本。您怎么看待这种忠实的还原?新版的成片效果是否符合您的想象?

阮:87版在中港台欧美都得到很好评价,当然要根据此版本改编啦,而且时隔33年了,重拍也是时候。内地导演将其处理成另一番境界,基本上我非常满意,导演处理得很好。而最主要出品人兼影片总策划小黄瓜(刘朝晖)付足钱购下内地版权,当然要跟足87版改编啦,否则辜负了内地观众,也辜负了老板。
 
Q87版的剧本是对原著小说进行了颠覆性的改编,这似乎是当时香港电影的特色?能否简单谈下当时编剧行业的创作氛围?
 
阮:香港电影的创意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天马行空的,但在内地却要遵守另一个游戏规则,所以在意念上全赖刘烨坤及张圣帆两位好编剧不断纠正、修改,在编、导、演合力钻研下,融汇到最切合编、导、演各自得到最大发挥的方向。
 
这种颠覆性的改编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当时香港的创作氛围很自由,喜欢怎么改就怎么改,徐克和程小东他们没有过问。你喜欢这样改就这样改,改出来就和大家一起讨论。


Q:我们看到新版保留了87版荒诞喜剧的色彩,将这种元素融入进凄美、惊悚的爱情故事,您是如何考量的?
 
阮:当时香港观众很喜欢看笑料,他们进电影院看电影首先是要收获开心,所以我们就有放多一点笑料。
 
笑中有情、凄美浪漫,是87版成功的最大特色,故此今次也沿用此方程式炮制2020版倩女幽魂,再加深内地观众喜爱的扫恶扬善、恩怨情仇。
 
Q:您笔下的宁采臣是憨厚老实、呆萌的,与原著所写的大相径庭,但也最终成为一个经典的银幕角色。这种人物性格的改编当时是怎么想到的?您又如何看待张国荣先生这种性格的演绎?
 
阮:原本故事里的男女主角都比较正经,他们之间又有情感戏,所以无法形成喜剧效果。那我就设置这样一个男主角的性格特点,形成一种反差,由此制造喜剧效果。
 
张国荣先生的表演非常好。一开始的时候,我写的宁采臣并不是那么纯良,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表演促使我们做了修改。他到片场的第一天,我看到他这么纯良,就立马改了剧本,写了很多纯良的动作给他。因为那个时候我是在片场的,但现在就不一定了。我跟导演程小东他们都很熟,所以每天都去片场,每天都会改一点剧本。在片场的时候就看到,哇,原来张国荣在这方面表现得非常好,那我们就顺势多加一些这种性格的东西。


Q:那么在新版的拍摄过程当中,您有根据现场拍摄情况做了怎样的修改?

阮:由其他两位编剧负责修改。不过当时他们通过手机发给我看,我发现其实修改的不太多。另外,林珍钊导演很清楚要怎么拍,自己也会做些修改,倒不需要编剧改太多。我那个时候不一样的原因是,程小东是动作导演出身,所以在片场也会把剧本方面的工作交给我负责。

Q:影片后期阶段,您有哪些修改建议?

阮:基本没有。因为导演对剧本的呈现度很高,我主要是对一些台词进行斟酌,稍作调整。
 
Q:新版省略了很多背景介绍,比如燕赤霞的身世、姥姥是树妖等,为什么做这样的省略?
 
阮:不论有没有看过87版《倩女幽魂》,全国观众都会从不同媒介接触过这故事,所以我们决定不浪费时间介绍些国内观众不爱看的背景交代,将时间放在气氛营造、紧张刺激的人妖斗争的情义激烈场面上。
 
Q:新版中有些角色的变动,比如增加了找燕赤霞比武的另一位捉妖师(知秋一叶)的戏份,为何做这样的改动?

阮:是用来衬托元华演译的燕赤霞这个人物角色。纵横两岸三地的演员,元华师父,是接替午马老师的最佳人选,因为我跟两位都是在公在私的好朋友、好拍挡,大家自洪金宝的宝禾公司合作了30年,他已完全了解我的要求,元华绝对是午马的最适合接班人。


Q还有一个角色的变化,就是姥姥旁边多了一个姐姐(双双)。她和小倩之间有几场互动戏,带来了女人之间的情感表达,也强化了对男性色相的讽刺。这是跟87版不同的地方,怎么想到做这样的改编?

(帮阮继志回答)其实是双双、小青和小倩这三个女孩之间的一些联系。小青是嫉妒小倩的,然后双双又跟小倩是姐妹情深的。关于这点有个挺有意思的事情,当时跟阮博士讨论的时候,我问他,原故事里就有小倩和小青,小倩是正派的,而小青是反派的,是不是“青”字旁边多了一个“人”就变成了小倩的“倩”
 
阮博士当时在写这些女鬼角色的时候,其实借鉴了香港社会的舞小姐形象。这两种角色其实很相像,她们都是晚上出来工作。


Q:最后想问的是,林珍钊导演的团队是从网络影视中独立成长起来的一批创作者,与他们合作,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阮:林珍钊导演的团队十分专业,合作全无障碍,完全乎合我心目中要求,也敢说这作品再一次为他创下卖座新纪录,因为我们摄制出了一部超水淮的“网络电影”。


青年编剧:

60%经典+40%创新,将更年轻的元素融入原版故事


Q:对经典影片的改编,一般都会面临原版粉丝的挑剔眼光,您是否存在这样的心理压力?如果有,会如何自我调节?
 
刘:压力肯定是有。《倩女幽魂》是一部特别优秀、特别经典的影片,也是很多人的记忆。张国荣先生和王祖贤老师在片中塑造了特别经典的形象,现在大家提到宁采臣和聂小倩,脑海里想到的一定是他们两个。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角色符号。所以我们在改编剧本时会最大程度地保留这两个角色的灵魂,只是饰演的演员不同,但角色本身还是大家喜欢的宁采臣和聂小倩。
 
其实每个时代都有新的观众加入,虽然大家看到的演员是不同的,但是对于角色的感受和解读是一样的。陈星旭和李凯馨两位老师是很优秀的演员,他们在演绎过程中也付出了特别大的努力。
 
总之,这种经典带来的压力对我们来说也是动力,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去处理每一个细节,尽可能做到最好。

陈星旭、李凯馨
 
Q改编工作主要的方向是哪些?最困难的是什么?
 
刘:我们之选择创作这个故事,首先是基于观众对87版故事和题材的肯定。在项目前期的研发阶段,我们进行了很深入的探讨,也邀请了原版编剧阮博士一起参与创作。
 
我们觉得每个时代对同一个故事都会有不同解读,如何最大程度地保留8000万观众的记忆,同时也能让更年轻的观众喜欢,这其实是一个特别难的问题。87版《倩女幽魂》上映至今已经有30多年了,很多年轻观众对它的印象其实已经很模糊了,而95、00后可能并不一定看过这个版本。所以如何在原版的基础上加入更现代的元素,以及对剧情做更现代的解读,这是我们主要思考的问题。
 
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困难可能是过自己这一关。其实我本人特别喜欢87版的故事,也是最严苛的“原版观众”。所以在剧本创作过程中,每一个细节都得先过自己这一关,在确定复刻经典这个大的方向之后,面临的困难主要是在保留原版精华的同时还要融入创新的部分。这是我们一开始最想做的,也是最困难的。
 
张:导演给我们的改编要求是“60%的经典+40%的创新”,也就是6:4。我个人也觉得这个比例挺好的。
 
保留经典是一个挑战,关于这点我大概的应对方法就是听配乐,听原版电影还有其它香港经典电影的配乐。黄霑老师创作的配乐非常好,他在音乐上就已经把那种意境营造出来了。比如每次小倩出场的配乐,(哼唱),自带柔美、凄婉。我还去听《六指琴魔》的配乐,(哼唱),从中也能捕捉到一些他对这种情感的描绘,但很飘渺、难以言喻。我还重点参考了徐克导演的其他作品,比如《青蛇》、《狄仁杰》系列等,看他怎么用色彩、光影、台词及一些小设计去塑造人物,试着从中把握经典的这种感觉。
 

黄霑(右)


这是60%经典的部分,然后接下来就是40%的创新。关于创新,我首先要考虑是电影节奏的问题,特别是对于网络电影来说,如果节奏不对,那观众可能就看不下去了。我特别感谢陈凯歌导演,因为我很早就听他在演讲里说过,处理电影节奏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要经过很久的训练才能够把握住。于是在很早的时候,我就特别注意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当我开始参与《倩女幽魂:人间情》的时候,我会根据剧情起伏画一些线段什么的。创新的部分是相对比较困难,因为观众对经典的感受已经根深蒂固了,而我们的原创部分既要有新意又要符合原版的精髓,这就需要细心考虑观众的接受程度。
 
还有一个困难是,惊悚元素的尺度需要小心把握。我很喜欢温子仁导演,原本想用他那种调性去写黑山界,但导演一看觉得有些地方太恐怖了,就做了删减,然后用他的经验和智慧把我的想法进行了升级。我觉得他是对的,我们应该更多表现《倩女幽魂》的美,而不是把它拍成一部恐怖片。
 
电影进入后期制作时,朱芸编(电影原创配乐)和张洺溪(电影音效)两位老师给予了很好的加分,我个人非常喜欢他们,他们真的很靠谱。在这样的团队创作氛围下,我想到的办法总是比困难多,我很庆幸。


Q关于节奏,其实新版剧情比较紧凑,动作戏比重比较大,具体如何处理这个节奏?有那些剧本段落(特别是对白部分)出于优化节奏的目的而被缩减?
 
刘: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在节奏处理方面有很大的区别。几年前,开头前6分钟对网络电影来说非常重要,而现在每一个桥段都需要一个钩子引导观众往下观看。因为现在片方不只是收前6分钟的时长费,还有后面的时长加成。我们现在做每一部网络电影,都是希望观众可以从头看到尾。
 
关于缩减,有些对话很长,你一句我一句,长了之后观众一困就会关掉页面。所以我们需要在人物聊得差不多的时候适当给一个刺激,可能是妖怪要来了或者姥姥出场,观众就会惊醒一下,觉得有点意思,然后继续看下去。但这种刺激元素要给得舒服,而不是一味的堆积,这才叫做网络电影的节奏。
 
张:对白缩减的段落,比如聂小倩和双双在画中的对话原本其实挺多的,但考虑到可能过于冗长,就有所缩减。还有宁采臣和燕赤霞在兰若寺里的对话还是比较多的,谈到了人物背景,后来我们想到的办法是,让他们一边走一边说,在行动中交代一些信息。燕赤霞出场时和知秋一叶有一场打戏,他们来来去去有很多对白,我们就是把那些剧情信息加入到他们的打斗过程中,让他们一边“舞”出精彩的武打动作,一边是贫一下嘴,这就很有意思。如果他们就只是站在那里说话,那可能节奏就不太对了。

 
刘:关于这点我们想补充一下。我们其实对小倩的身世有一个设计,就是她原本是个人,后来遇到山贼,为保名节而跳崖自杀,然后落到姥姥的画卷中,就被姥姥炼成了妖。类似这样的段落,在这个在后期拍摄时,为了保持节奏感都有做一定程度的牺牲。
 
Q:新版出现了不少焕然一新的台词,有些是幽默效果,有些是煽情或警世效果,这方面能否具体谈谈是如何编写的?
 
刘:其实我觉得很大一部分要感谢阮博士,他的文学功底和编剧技法都是很值得我们后辈去学习的。打个比方,其实燕赤霞就是阮博士“本阮”,他有一句台词是“气度不凡,与我相差无几”,其实就是阮博士平时跟我们交流时的玩笑话。还有一些煽情和警示的效果,其实也归功于阮博士自己的人生阅历。他的人生是跌宕起伏的,而且也被拍了电影。

《2人三足》


张家辉主演的影片《2人三足》讲述的就是阮博士的亲身经历。他从最年轻的金马奖编剧,到突然遭受意外失去了所有,然后一直消沉,后来在一位护士也即他现在的太太的照顾下,重整旗鼓,然后再去创作。他的人生是起起伏伏的,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些事,真的没法写出那样的文字和情感。
 
而我们作为年轻编剧,其实更擅长的是玩一些梗和一些借鉴。比如说影片里有一句台词是“三千弱水河,神佛定底沉”,其实是我在《西游记》“流沙河”那篇里摘取出来改编的,放在这部影片里也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化学反应。这也是我们和阮博士之间的相互配合。
 
张:刘老师说得对,阮博士确实人生阅历很丰富,是前辈。而我这边其实跟林珍钊导演接触得比较多,林导非常擅长喜剧,比如宁采臣去兰若寺时与燕赤霞的一段——
 
“晚上我就一个人睡?”
“要我陪你睡啊?”
 
还有燕赤霞和知秋一叶刚刚和姥姥结束战斗时,知秋一叶缠着燕赤霞比试,燕赤霞一指,“老妖怪又来了”,知秋一叶被骗,燕赤霞趁机逃走。类似这些幽默点,很多都是导演添加进来的。大部分桥段是阮博士和林珍钊导演他们设计的,有一小部分幽默点其实来自我个人的写照
 
比如在写聂小倩诱惑宁采臣的段落时,我会想象如果站在面前的就是我的人间理想,我会怎么样?于是就有了电影中的一些对话——
 
聂小倩:公子我好冷。
宁采臣:我好热!
 
还有宁采臣不小心弄坏小倩的衣服时说“衣服可以乱心不能乱……”等等。这是我个人的一种心理状态,不太懂爱情,但本能地想接近,同时又觉得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就形成这种非常矛盾的心理,然后我就用这种诙谐的方式表达一下。
 
另外说到警世效果,我其实在每一部剧本里都会努力表达一个观点,就是不管多么艰难,我们都不能放弃希望,要斗战不息,正是这份鼓励让我一直走到现在。但是真实的生活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如意,有时候也得自我嘲讽一下,然后再自我安慰一下。比如宁采臣和燕赤霞争执那一段,燕赤霞说自己就是看穿这个道理才躲在兰若寺,逃得了一时是一时,宁采臣说他终日逃避和死有什么分别。这就像我心里的一种状态,本来想消沉,可是另一个自己又想把我骂醒。我思考完这些,会拿去跟林导、阮博士和刘老师的想法做些结合。我也挺佩服他们的,因为他们会想得更深更远,比如:希望那时候的人间世道不要如此凉薄。我考取功名,做个好官,让世间再无冤死之人,这才是真正的人间正道(女版主题曲起),这个感觉就特别好。

 
Q:我们看到新版中融进了一些当下文化的元素,具体是如何操作?
 
张:有一段时间我返校拍东西,认识了几个学弟,他们帮了我很多。他们都是“王者荣耀”里的“最强王者”。我发现他们打游戏时的一些“术语”很有意思。所以导演和我探讨的时候,双方一起有了这个想法——把组团打boss的感觉加进去,于是就有了片中打黑山老妖时的一段台词:我主攻,你辅助……希望玩游戏的观众看了会觉得有点意思吧。
 
Q:当下有很多院线电影转向网络发行,您如何看待这种行业的变化?
 
刘:目前确实有不少院线电影转网络发行,这一方面是受疫情的影响,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也是因为观众越来越习惯或者主动选择网络视频平台,这对网络电影来说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的现象。大量更加优秀的影片进入到网络电影的范畴,整个网络电影的制片水准也会越来越高,这是一个正向的生态发展局面。然后网络电影本身的标准也在这种行业竞争中越来越高,比如说我们这部《倩女幽魂:人间情》,无论是制片还是宣发,其实一直都是以院线电影的水准去展开的。所以说以后网络电影行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好,质量也会越来越高。
 
张:我个人的小看法就是,借用一些名人说的,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到来,为智慧时代提供了技术基础。我观察到的也是这样,很多行业一定会和移动互联网做一些结合,变成“互联网+”。我想网络电影显然是属于这一范畴的,既然它符合时代趋势,我相信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Q:疫情之下,编剧的工作受到了哪些影响?现阶段是否有所改善?
 
刘:大环境受影响是肯定的,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还好吧。我比较热衷于研究各类题材,而在疫情期间其实我有了更多时间去研究,也是在不断地学习和提高自己。然后也有时间跟一些编剧朋友、前辈一起交流。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是继续提高个人创作水平的阶段。工作节奏其实没有多少变化,对于我们编剧来说,一个笔记本就够了,在家也是可以工作的。
 
Q:您更习惯在哪里写作?
 
刘:其实在哪写都是一样的,看有没有人催你。我个人对写作环境并不挑剔,在哪都可以写。我的自制力主要来自制片人的催稿,有他们在后面追,我才能写得更好。这方面张老师也有自己证据。真实的情况就是,所有的灵感都是在交稿前的最后一刻涌现出来的。所以说没有压力是不会产出有好东西的。
 
张:我比较喜欢找一个宾馆,自己在里面比较自由地写,想吃东西就吃东西,想写就写,比较自由的状态。我只要有一个手机就可以写了,因为很方便,走到哪都可以写,哪怕睡觉时突然醒来有了想法也可以写一写。关于动力,我非常喜欢邓诗颖老师(邓紫棋),写累了就听她的歌。她的音乐给了我很多力量,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和她成为好朋友,我会非常非常努力的!(笑)


原作者:翰光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黄片免费视频播放在线